钦州湾立夏风物志 花红鹭白夏始来

2019-08-12 21:40:31 围观 : 134

  鸡冠刺桐花相聚成簇绽放的美好,一如钦州湾里志同道合的朋友聚在一起,不一样的有趣灵魂交汇出无限美好可能,一如我们对生活的忠诚,拥抱自然,情感,建筑,日常,生命也本该如此热烈。 在这个群芳争碧的时候,鸡冠刺桐却一反常态,用它自己的方式,演绎这个红火的夏天。 夏天是个性格热烈的小姑娘,疾走如飞奔到海边,要与即将出海远行的春哥哥道别。当她拿着画笔,肆无忌惮的把春哥哥留下的痕迹用绿意遮盖,立夏便已悄然来至。 随着薄纱褪去,温暖的阳光浴成为日常。海边蔚蓝的天空上挂着几朵棉花,偶尔透出几絮阳光,天空、云朵、大片的生态绿植,这便是钦州湾海边初夏的美景。 鸡冠刺桐,也叫象牙红,是蔷薇目豆科刺桐属植物。远远的看,一棵树上长滿了耀眼的红色鸡冠的花果,当它完全盛开的时候,旗瓣反卷起来型如鸡冠,故名“鸡冠刺桐”。 在这个万物狂生的节气,赋予了钦州湾丰饶的天然食物,而钦州湾常住原居民白鹭,也是迎来了忙碌季。海边、湖边、红树林里,常见优美的身姿。那修长的细脖,圣洁的羽蓑,铁青的长喙,铭黄的脚丫,通体只有3种颜色,极符合现代的审美。它们成群结伴,在钦州湾红树林海湾上空翩翩起舞,自带“银袍只当蓑衣著,自在江湖过一生”的义气。 这种低头叼鱼的捕鱼方式,具有不可比拟的优越性。它不像翠鸟那样的俯冲式捕鱼,不需要消耗大量体力;在浅水区也能避免被大型鱼类反捕的危险;同时由于动静极小,不容易被天敌发现,更加的安全。 “初见枝头万绿浓,忽惊火伞欲烧空”,5月正是鸡冠刺桐开花的季节,就在其他植物发疯生长的时候,鸡冠刺桐却已挂满树枝。单看它的样子,像极了辣椒,红的热烈。倒过来看,又像是穿着晚礼服的贵妇,高贵至极。 《月令七十二候集解》:“立夏,四月节。立字解见春。夏,假也。物至此时皆假大也。 ”立夏一到,春天积蓄的养分开始释放,万物加速生长。 阿根廷以鸡冠刺桐来当它的国花,这可能跟当地的一个古老传说有关:据说阿根廷境内,有许多地区常遭水灾,可是说也奇怪,只要有鸡冠刺桐的地方,就不会被洪水淹没,因此,当地人将鸡冠刺桐看成是保护神的化身,到处广为栽培,更进一步将它推举为国花。 这是一场不伤感的美好告别,漫天起舞的白鹭,跟着夏姑娘的脚步一起来告别春哥哥。眼前的这片生态海湾,不需要人工的干预,天然形成生态闭环。这是一个季节的开始,也是一个季节的隆重谢幕,永远被记录在每一位居民的记忆里。 严格来讲,白鹭并不是鸟名,而是白鹭属鸟类的通称。因其体羽通体洁白,人们便习惯于以其身体颜色来命名这种中型涉禽。一棵茉莉老桩老花匠这样子处理后挂满花苞, 看完全株的话,大簇绵红相拥有致,隐于林又秀于林,那万绿丛中的一抹红,才是它的傲骨。 白鹭的生理特征注定了他是很好的捕鱼能手。得益于长长的脚,站立于浅水中,通过用脚搅动水里,惊起隐藏的鱼虾蟹。运动的目标往往更容易发现,当他锁定目标时,长喙枪出如龙,一点也不拖泥带水。 白鹭虽然体型比一般鸟儿要大的多,但却是个挑食的主。钦州湾内的大片红树林下面,繁衍着大量的浮游生物,吸引来大量的小鱼虾蟹,而这无疑给白鹭提供了很好的食物来源,是他们绝佳的生活居所。